纪念台球小贝!盛世美颜之下B计划成经典奥沙利文为他痛哭失声

2022年7月31日 JDG vs TT|电竞入口 No Comments

对于斯诺克球迷来说,每年的四月底,既是欣赏年终总决赛世锦赛的美妙时光,也是集中纪念曾经的“台球小贝”保罗·亨特的时间点。2006年10月9日晚8点20分,他因罹患癌症在哈德斯菲尔德的柯克伍德医院与世长辞,此时距离他的28岁生日仅仅只有5天。

两年后,德国Furth大奖赛(之后更名为Furth德国公开赛)被命名为保罗·亨特经典赛,他是这项赛事的创始冠军。同样是在2007年,英格兰业余公开赛也被命名为“保罗·亨特英格兰公开赛”。2016年4月20日,大师赛的水晶冠军奖杯被正式命名为“保罗·亨特杯”。

亨特去世不久,她的遗孀林赛创立了120万镑的保罗·亨特基金会,旨在帮助那些家境困难、或是身体有残疾的年轻人拥有从事斯诺克运动的机会。2011年的4月25日,“亨特日”在斯诺克圣殿———克鲁斯堡康园的球迷互动区CueZone被正式确立。从10点30分到19点,络绎不绝的斯诺克名宿和球迷来到这里举行纪念活动。从那以后,每年的世锦赛期间,人们都能通过这样的方式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球员。

以目前的标准,保罗·亨特或许算不上最顶尖的球员,11年的职业生涯最高排名世界第四,只有三座排名赛冠军,但他曾在2001、2002和2004传奇般三夺大师赛冠军,而且都是决胜局10比9险胜,分别击败了弗盖尔·奥布莱恩、马克·威廉姆斯和罗尼·奥沙利文。更引发媒体圈骚动的是,2001年的那场决赛,上半场他以2比6落后,中场短暂休息时,居然执行了著名的“B计划”——见缝插针地和当时还是女友的林赛·菲尔来了场鱼水之欢。回到赛场,他一度在6局中打出4杆破百,最终捧得冠军奖杯和17.5万镑奖金。

他赛后透露说:“那本应该是我最不应该做的事,但我不在比赛状态,所以总得找个方式让自己放松下来。中场休息时间很短——大概也就10分钟吧——但之后我精神抖擞,如同在梦境中打球一般。”一年之后,他在大师赛决赛中0比5落后“金左手”,但依然赢了个10比9。威廉姆斯之后回忆说:“他是最能应对压力的球员之一,本应夺得世锦赛冠军,也许两到三次都有可能。”

一头飘逸的金发,精致的五官,还有洒脱不羁的气质……保罗·亨特一出道,就成为万众瞩目的球迷宠儿。2005年中国公开赛,也就是丁俊晖在决赛中击败亨得利,职业生涯夺得首冠的那一次,槽哥和亨特进行了仅有的一次面对面专访,内容早已不记得了,只记得几个问题之后,身后已经黑压压地围上了一圈其他记者和热情的球迷。他们中的很多人,或许叫不上亨特的名字,但很明显,眼前这个“花一样的男人”一定是个百分之百的追星对象。可是谁能想到,这竟然成为永诀!

他在中国的逗留相当短暂,只打到第二轮就被吉米·怀特淘汰出局。几天以后的2005年4月6日,令人心碎的消息传来,亨特被查出患有“神经内分泌癌症”,这是一种至今仍然很罕见神秘的病症,起因不明,基本属于不治之症。当时世界台联的一位发言人表示:“保罗将进行专门治疗,他希望球迷和支持者们放心,为了他的斯诺克生涯,他依然会以坚韧和乐观的心态,与病魔顽强斗争。”

然而,当他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赛季大奖赛首轮的时候,经过化疗的他已经剪去一头标志性的金发,以秃顶示人,而且形容憔悴。病魔折磨着他的身体,却无法摧垮他的求胜意志。在赛季第二场比赛,英锦赛首轮对阵詹米·伯内特时,他在6比8落后的情况下,顽强地以9比8决胜局逆转。似乎那个四年三夺大师赛的“台球小贝”又回来了。但是这些只是表象,亨特接着在第二轮2比9惨败给丁俊晖,后者在决赛中击败戴维斯,夺得了生涯首座英锦赛冠军。

往往越是饱受病魔肆虐的人,越是能够迸发出生命的光芒。当年“助攻”亨特首夺大师赛的女友林赛,在2005年12月26日,为他生下了唯一的女儿伊芙·罗斯,这让夫妻俩欣喜若狂,也至少从心理上缓解了亨特的病痛。但是竞技场上的亨特已经再也回不来了,2006年世锦赛,他的带病出场引发了全场球迷的起立鼓掌,但首轮5比10输给尼尔·罗伯逊,那也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。

2006/07赛季,亨特的世界排名从世界第5狂跌至第34位,但生命垂危之际,斯诺克已经不再是重点。他承认,自己的健康状况相比一年之前进一步恶化,每天都在承受病痛的折磨。2006年7月27日,世界台联宣布,经过内部投票,大家一致同意修改规则,允许亨特休赛一整个赛季,同时保留他的世界排名,以便于让他专心致志,全力养病。

可惜家人的关怀,台球圈的支持,都无法逆转他每况愈下的病情。弥留之际,无数球迷来到医院门外为他祈祷祝福,但一代名将还是驾鹤西去,留下无尽的惋惜和遗憾。10天后,他的葬礼在利兹的帕里什教堂举行,几乎所有知名的职业斯诺克球员都参加了,他最好的朋友马修·史蒂文斯是抬棺人之一。他说:“他是明星,一个伟大的天才,所有人都这么喜欢他,也许是我遇到的最随和的人。我怀念与他闲聊大笑的日子,就连说垃圾话都那么有趣。”葬礼现场,亨特的另一个好朋友——奥沙利文与遗孀林赛紧紧拥抱,痛哭失声。这恐怕也是火老师这么多年唯一一次在镜头前落泪。

一转眼,亨特已经去世十多年了,妻子林赛已经再婚,但和女儿伊芙·罗斯,一直和保罗的父亲阿伦保持着密切的关系。父亲去世时,伊芙·罗斯还在襁褓之中,但她的床头,一直摆放着父亲的照片,上面写着“老爸保罗”。阿伦说:“她身上有着父亲强烈的X基因,时学校游泳队的成员,而且体操也不错。她总是喜欢问我关于保罗生前的故事,比如他什么时候开始打斯诺克等等。她知道老爸长得很帅,自己也保存了很多老爸的照片。”

4月25日“亨特日”很快又要到来,但由于疫情影响。球迷们恐怕无法前往克鲁斯堡进行一年一度的纪念活动,但是亨特的音容笑貌、与病魔不屈斗争的坚强意志,将成为他短暂人生的永恒遗产,书写在斯诺克这项运动的历史之中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