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本书太有名了但我说不好

2022年7月2日 JDG vs TT|电竞入口 No Comments

这本书名声很大,据说是侦探小说中的必读书。阿城专门给这本书的中文版写了序,村上春树特地把这本书翻译到日文,还有一大堆作家盛赞这本书如何如何好。

我也不止一次听人推荐这本书,所以才会把它买回来,不过一直没有逮着机会看,今天出门前从书架上随手抓了一本,结果花一下午看完了。有时候人和书的缘分,就是这么奇怪。

这是必须要回答的问题,但是我却很难回答。这种感觉和《旅行与读书》里詹宏志去吃小野二郎的寿司非常相似,他一边吃一边问自己好吃么好吃么,可是却回答不了,因为判断的标准失效了,小野二郎的寿司和他之前吃过的寿司太不一样了,完全是另一种口味,要怎么评价呢?好难。

钱德勒的这本《漫长的告别》也和我从前看过的侦探(推理)小说很不一样(当然,我看过的很少很少)。

我有一些特别爱推理小说的朋友,谈起推理,诡计设计啊,解谜啊什么的,很多专业名词,好像有一张打分表,可以按照各项标准进行打分。

但是这张表放到《漫长的告别》面前,好像不怎么管用,因为那些智力上的游戏在这本小说里,并不是最重要的。

重要的是什么呢?是整个故事,甚至还有那么一些些精神上的东西,一些些人和人之前的关系,它比纯粹的侦探小说多了一些东西,又少了一些东西。

它比一般的推理小说更稠密,像一块海绵,一口气吸进来好多东西,对于纯粹追着杀人线索跑的读者会有点讨厌,怎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,总来些没什么用的桥段?

这或许正是村上春树称钱德勒为文体家的原因,它创造了一套新的文体,将纯文学和类型通俗文学之间的界限,稍微抹掉了一些。至少在《漫长的告别》里,线 页之后,此前的段落写的都是马洛(一个中年的私人侦探)和特里 · 伦诺特斯之间的相识和友谊。村上春树说,这种关系和写法,可能是受到菲茨杰拉德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影响,不过,我倒觉得,他们的关系更像《蒂凡尼的早餐》中的那种友谊。

还是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故事,当然,我不会剧透的。前面已经说了,马洛是一个私人侦探,穷,愤世嫉俗,什么都看不惯,人到中年,但是骨子里有一种英雄主。特里 · 伦诺特斯则是一个曾经参加过一战的三十多岁的男人,他和一个非常有钱的大小姐结婚,但这个大小姐行事很不检点,矛盾很多。

这两个男人有一个共同点,爱喝酒。事实上,这本小说里一大半人都是酒鬼,钱德勒本人也是酒鬼,1959 年钱德勒去世,死因正是酗酒及肺炎。

然后,特里 · 伦诺特斯的那个有钱老婆死了,裸体躺在她自己的房子里,脸被一尊铜塑雕像砸的稀烂。特里要求马洛帮他逃走,他帮了,但是不久之后,消息从墨西哥传来,特里自杀了。

我们回到叙事的节奏。我非常喜欢小说中有一段,马洛获得了首字母为 V 的三个医生的线索,他一个一个去拜访他们,后来我们知道,第一个拜访的那位就是他要找的人,但是初次拜访不成功,他又去找了第二个人,第三个人,几乎和每一个人都吵了一架,他嘴很贱,而且骨头硬,不怕被打。

如果要让剧情更紧凑,后面两个医生那完全可以不用去,但是钱德勒安排马洛去了,而且花了不少篇幅。

很多人说,钱德勒的 硬汉派推理 不一样之处,就在于他让侦探有了性格。马洛不是案情的工具,他推动情节的发展,但同时也发展出自己的形象。

他的形象很突出,就像他自己说的,骨子里是个浪漫主义者,一个道德标准很高的人,所以他对什么都看不惯。他也不追求成功,不追求名利,他没什么朋友,跟谁的关系都不怎么好,四十多岁,一个小人物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